科尔多瓦之夜【重修版】6.4(全)

amazing:

目录

第一章   在面具下

一.塞维利亚的卡宏鼓

二.塔拉拉

三.“当心强盗加西亚!”

四.废墟与雏菊

 

第二章   八月的科尔多瓦

一.狱中信

二.加洛特绞刑

三. 祭坛前的橄榄枝

四.克罗托,还是阿特洛波斯?

 

第三章   地底王国的喧嚣与低语

一.安息日狂欢

二.浮士德的迷梦

三.父与子 

四.三个异族人

 

第四章   旅程

一.吉达那

二.永远否定之精灵无法否定

 三.Amor, ch'a nullo amato amar perdona

四.费尔南德斯老爷的拐杖,瓦尔加斯少爷的丝巾

番外篇 


第五章   当代的巴别塔

一.幽灵船

二. 非洲之星

三.布尔少校轶事二三则

四.骤雨欲来

 

第六章   一位绅士的苦难,一位绅士的名声,一位绅士的愤怒

一.淑女的眼泪

二.海上舞会

三.消失的手枪

四.名声:男爵先生决定弃掷的心爱之物


四. 名声:男爵先生决心弃掷的心爱之物

 

只听得咔哒一声,那因长期的抚弄而变得微微泛红的核桃木匣子就被轻巧地打开了,里头静静躺着数个精致的玻璃瓶,瓶中盛着淡黄色的半透明晶体,于摇曳的烛光里闪动微光。几根瘦削的指尖挨个抚过那些器皿,轻轻叩击着,像是在有所问询。最终那骨节突出的褐色手指,挑拣出了个颈口细长的瓶子,小心翼翼地拈起,旋开银质的瓶盖。

难以用任何修辞形容的气味,即从瓶口迅速弥散而出——伦勃朗曾在他的“五感”系列油画中,用嗅盐唤醒昏迷中的病人的场景,作为嗅觉这种感官的隐喻①,只因任何闻过嗅盐的人,都不会忘记那仿佛直接从地狱深处升腾而出的恶臭。这淡黄色的晶体,还被赋予了“鹿角酒”的诗意别称②,但即使是最嗜酒的神祗,也不会把它放在宴会的酒水单之上。绝不会。

被嗅盐的刺激气味给呛醒的波诺伏瓦先生,不由得再一次诅咒了“鹿角酒”的芳醇。他一边剧烈地咳着,一边朝着挤在身边晃动不停的黑影胡乱地挥着手,用法语含混不清地喃喃道“不用了,足够了”,直至一个冰凉的小手探到了他汗涔涔的前额上。

“您方才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亲爱的先生。”十五岁女孩的清澈声音在耳畔响起,用的是西班牙语,他得花上好几秒钟,才能看清费德里戈老爷家的二小姐那充满焦灼之情的稚嫩面孔,还有她别在发髻上的硕大白色羽毛,“现在感觉好点儿了吗?”

他断断续续地干咳着,想要从刺痛的喉咙里拼出几个更像样的句子,但除了“谢谢,承蒙您的关心”这样的客套话,他还是未能找到合适的言辞,用以掩饰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失态的尴尬。他仅能回想起额角撞击在舞池中央的地板上的时刻,还有海浪般逐渐褪去的喧嚣和人声,昏暗的船舱像是被攥在看不见的巨大的手掌中,不断地旋转,挪移,上下颠倒着。他眯起仍然泛红的眼睛,费力地辨认出这里不再是金碧辉煌的舞厅,而是某间狭小的休息室,而他正躺在一张吱嘎作响的弹簧躺椅上,身上不知搭着哪位好心太太的蕾丝披肩,内里的衬衫已被冷汗浸得湿透,活像是刚从海里捞上来的一般。

女孩在躺椅前俯下身来,满怀关切地望着他,在她身后,两个仆人模样的人正忙着收拾装满嗅盐瓶的木匣子,往湿毛巾上喷洒不知名的香水,然后递给他们的二小姐。氨气的骇人味道尚未散去,苦橙花混合着薄荷的气味又扑鼻而来,我们可怜的学者先生未能来得及抗议,那块过于馥郁的毛巾就已经覆上了他的额头,女孩还细心地替他捋开了散落在前额的发丝,指尖在他的发间调皮地玩弄了片刻,缠绕着湿漉漉的金发。

像是溺水的人一般,他在浓郁芳香的重重包围下艰难地呼吸着,喘息声里还带上了几分怪异的嘶嘶作响。“父亲嘱咐道,若是您醒了就通知他,”女孩松开了他的发丝,有点不安地注视着法国学者,“他会在船到岸后给您安排一位好医生,您不用担心。”

他现在最不需要的恐怕就是医生,一个接受临终祷告的神父兴许还更为有效,耶稣会的那位名声很好的神父叫什么名字来着?欧德斯卡拉奇,对,这正是他要找的人③。这般自嘲地想着,波诺伏瓦先生挤出了个惨白的笑容,“您父亲的慷慨值得所有的赞美,只是在下现已无大碍,只需休憩片刻就好。”他顿了顿,好喘上一口气,“不知其他宾客现在都在哪里?被士兵带走的那位宾客呢?”

女孩露出了几许茫然的表情:“嗳,我眼见着您倒下去,心里着急,就一路跟着过来了,没怎么注意其他人。您说的是费尔南德斯老爷么?他被带走的时候玛格丽塔还气得哭了,她好不容易才有了个像样的舞伴,他的华尔兹跳得那么好。”

安东尼奥,瞧你都做了些什么好事啊。学者先生微微地摇着头,把手放在前额的湿毛巾上,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没能把最后一支舞留给您,真的很抱歉,尊敬的小姐。”他柔声说道。

而费德里戈老爷家的二小姐只是拼命摇头,连带着那硕大的白羽毛也左右晃动了起来。“这都算什么呢!”她笑着,“本来今晚我以为不会有人邀请我的,再没有比您更好的舞伴啦,我可一点也不羡慕玛格丽塔能够跟总督阁下跳舞呢!毕竟这些都是父亲事先安排的……”

——“安娜,你可以离开了。”门边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这场舞会的男主人正站在那里,面色不无尴尬。女孩被父亲捉了个正着,慌忙抬起身来,咬着下唇,然后又偷偷地吐了吐舌头。费德里戈老爷无奈地叹了口气,朝着躺椅上的学者先生颔首致敬。“您能醒来真是太好了,男爵老爷。船上没有医生,只能让小女暂且加以照看。”他这般简短地寒暄道,然后侧过身,朝着站在他身后的人说了几句英语,随后军靴叩击木质甲板的声音响了起来。

总督阁下沉默着走了进来。他辉煌的金质肩章和金色流苏在这昏暗狭窄的舱室里显得逼仄,而他格拉古式的严肃仪态,更是跟这充满了暧昧不明的香气的混乱气氛格格不入。他只是一言不发,注视着主人家的女儿和仆人对他深深地行了躬身礼,然后仓皇离开。舱门被轻轻地带上了,一时间休息室里只剩下烛火噼啪的声响,以及波诺伏瓦先生越发粗重的呼吸声。

“终于能得到您的单独接见,在下不胜荣幸,柯克兰总督先生。”法国学者还是打破了沉默,用英语如是说道。虽然他此刻毫无荣幸之至的模样,惨白的脸上盖着块气味可疑的厚厚毛巾,方形领结不知何时已经被取下,领口大敞着露出汗津津的胸膛,身上还挂着条款式老旧的女式披肩。

眼前的人表情却无多少变化,他只是站在那里,庄严如同在直布罗陀总督府的大理石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模样狼狈的学者先生,然后开口道:“你的‘荣幸’总是如此廉价④,弗朗西斯。”

省略了所有敬语和头衔,更没什么必要或不必要的寒暄,他迅速地撕下了庄严身份的外壳,露出了当年那个绿眼睛少年的尖锐与刻薄。于是被直呼其名的学者先生反而愣了神,不知该如何回应,只是挣扎着试图从躺椅上坐起身来,毛巾掉落在他的膝上,又漾开了层层浓郁香气的涟漪,始终不肯散去。好极了,他这么想着,如果空气里的尴尬能够用鼻子闻得到,那么它的气味肯定比这香气更为馥郁。

“然而我的喜悦之情是真挚的,亚瑟。”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为诚恳,而非舞会上使用的那种敬酒辞令,但是过于嘶哑的声线,只是让他显得愈发底气不足,“自从在港口看到你出现在那艘军舰上,我就想和你单独见上一面。我们十五年未曾见面了,现在你已经是直布罗陀的总督了,而我只是……”他垂下金色的头颅,看了看膝上揉得皱巴巴的蕾丝披肩,挤出了一个自嘲的微笑。

总督老爷却又笑了起来,昏黄的烛光使得他的笑容少了几分刻薄,倒是多了几分柔和。“十五年了,十五年。”他如是重复道,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让他能够平视学者先生,“伦敦的那些小报记者并不认为十五年是多长的时间,每当他们缺乏足够吸引人眼球的新闻素材,他们仍会拿出几个专栏来津津乐道柯克兰侯爵家的独子在泰晤士河畔跟人用手枪决斗的丑闻,而那人很不凑巧地就是柯克兰家提供政治庇护的波诺伏瓦男爵之子。相信我,他们迄今至少给这则新闻配了五十多张插图,画风也变得越发新奇有趣。他们对那场决斗理由的揣测形形色色,为了女人,为了钱财,为了不知为何的琐碎荣誉,但没有哪一种比真正的理由更为荒唐。没有。”

他的声音几乎是很轻柔的了,而每个词语仍然尖锐异常。学者先生原本已经被冷汗浸透的衬衫,再一次变得湿透。他的手指下意识地绞缠着膝上的蕾丝,随后讷讷地发声道:“我并不知道那些小报仍然不愿意放过这件事,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我的父亲也已与世长辞,两个家族之间的政治庇护关系早已不复存在,当年的恩怨也该消散了。”


完整版请点击这里


后记:如同一股清流的子分终于再次出场了,大家是否感受到了如春风拂面般的温暖呢!(并没有)

与子分互相亲切问候对方母亲的维基奥同学是科西嘉的拟人。不过虽说是拟人,并没有完全反映出国拟人的关系,这文毕竟只是AU,大家也不用担心他会什么时候踢哥哥一脚(虽然我还挺想看的。)本文一共有两个原创拟人,一个是科西嘉,一个是加莱,都只是很小的配角,对文章的主线不会产生多少影响,不过他们各自都有很有趣的人生。

这一节里初步涉及到了柯克兰总督老爷过往的从军生涯,关于这些经历的具体细节,在接下来的章节里还会逐渐剖析。不过对于英国在西非殖民的历史比较陌生的同学,可能会对总督老爷说的那些历史事件表示懵逼,所以为了帮助大家理解总督老爷的戎马生涯,特别制作了一份简历:


非洲之星简历

1817年,被派遣前往开普,加入开普的常驻军。军衔少尉。

1819年,与科萨人进行战争,协助签订科萨人割让土地的契约,参与建立阿德莱德省。军衔擢为中尉。

1821年,被派遣前往英属塞拉利昂,主要任务为打击向阿散蒂王国输入火器的他国商队与走私舰队。军衔擢为上尉。

1823年,通过谈判获得了累迈恩岛的统治权和征收关税权,在冈比亚河上游建立据点。

1823年,第一次盎格鲁-阿散蒂战争爆发,在西非总督查尔斯·麦卡锡于尼沙曼克瓦战役中身亡之后,将麦卡锡的头颅和阵亡的消息带回了英国。

1824-1826年,持续与阿散蒂人作战,封锁海岸,打击向阿散蒂人走私火器的商船,严守海岸角。军衔擢为少校。

1826年,阿散蒂人再次大举进攻海岸角之时,用康格里夫火箭击退阿散蒂军队。

1827年,参加纳瓦里诺海战,摧毁土耳其和埃及联合舰队。军衔擢为中校。

1828年,因战功被国王授予伯爵勋衔。军衔擢升上校。

1828-1830年,率领一支海军分舰队驻扎费尔南波多,负责追捕几内亚湾和贝宁湾的贩奴船。

1830年,在直布罗陀正式成为英国殖民地之后,被任命为直布罗陀总督。 


欢迎大家来给这个简历抓抓bug,这样之后的情节展开才更加有理有据,以及继续不能免俗地求小红心和小蓝手~


评论
热度(135)

© 转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