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她在一起:

今天又沦陷了一部分。






我明明感觉到面前这个人给我说这些话,内里是对我的羞辱,说羞辱可能有点夸张,但绝对是不尊重,对方还说:我不希望你成为那种人,你成为那种人就完了,我说这些是希望你好。


但我真见过面前这个人展现出善良的一面的时候。比如面对小孩的时候,展现出的笑容。


我也知道这个人有时候流露出的善意。就是当时感受到了。




我最后对面前这个人说:你对我好,那些善意,无论一些意见我认不认同,我都很感谢。




我说的话里,我又低头了一部分。我通过“承认”这些行为是善意,来绥靖对方。虽然我知道我没让自己撒谎,我只是在说“那些”善意,我指明是“那些”善意啊,我特指以前我感受到的,但其实我知道,我还是在撒谎——我明知道,但是让自己不那么想的,我是就是在有意无意让对方感觉我认同刚才的“意见”是善意。




但我想,我这样一个人是不是很可怕。我现在会打量那些善意。我会害怕自己是那种不能再完全接受到善意的人,我害怕我成为那种内心打量各种“善意”必须挑选一下才接受的人。




说回沦陷。我感觉,我把自己真实的感受又让生活吃掉了一些。




说真的,我其实该离开的,离开这个环境。都是因为我困在里面,才自己不知不觉间开始拿一些东西喂养讨好这个环境。我原本想着的是,我做我,我做我认为对的,我是可以这样子过下去的。我是能守住一些东西,然后慢慢渗透进这个环境一些东西。


但其实很难的。






有时候,我会想,我是不是得不去对抗。是不是我跟生活对抗其实是自己心里的一部分跟另一部分对抗。我不足够肯定自己,因此不够坦然,因此时常有危机感。




不说那么远啦。我今天就是感觉对方对我,像是去攥着一只母鸡急切地需要母鸡下蛋,需要母鸡产出,需要母鸡做出利益。


这是我感觉不被尊重的地方。




可是,这某方面,好像是生活的常态。你作为人,在外界看来,你只是一个标签,你只是某种那个目的,而不把你看作人。




其实我面前这个人是在撒谎,这个人知道吗?可其实,我也被迫撒谎了,我在部分地认同这些撒谎。




这个人是老板。


这个人在我心里有过经典言论:这个社会是现实的,你得种出果实了,对方才愿意跟你一块摘。


当时我听得触目惊心,我心里是这样翻译的:你这个人好不好,是不是能有好的才能,这是你的问题,你不能让我帮忙,只有你有好的才能那一天了,我才会愿意和你一块借助你的才能收获利益,中间不要说我是不是能帮你了,你的才能的可能性是不是被我摧毁了,我是不是客观上阻碍了你,我不关心。




非常残酷啊。非常残酷。


难道这就是资本的残酷吗?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我终于见识到了。






但面前生活的人,他们似乎都在生活里生活的好好的,这让我很困惑。我知道,他们可能也有痛苦,有不为我知的痛苦。比如我可能不会因为人际网而痛苦,但他们可能会。比如我可能不会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议论而痛苦,不太会觉得人言可畏,但是他们会。



评论
热度(34)
  1. 漆交缠和她在一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转载

© 转载 | Powered by LOFTER